当前位置:>明星娱乐>港台>正文

山东万亩稻田疑遭水污染绝收 11农户状告省政府

2016-12-22 来源:www.27mj.com 责任编辑:武汉新闻网 点击:

分享到:

  董小荣没想到,自己满怀期待地到山东滨州租赁1450亩土地种水稻,播种不到一个月稻苗陆续死亡,投入的近百万元血本无归。

  专家排除了该稻田种子、施肥、病虫害防治、化学除草等因素导致稻苗死亡的可能性。一份由山东省滨州市沾化区环境保护监测站出具的调查报告显示,该稻田的水质氯化物远超我国农田灌溉水质氯化物标准值,最高超出十余倍。

  而该稻田的灌溉水源地跨滨州和东营两市。时隔半年,董小荣仍无法确认稻苗死因和责任方,不知到底该向谁索赔。

  董小荣并非个案。和她有相同遭遇的农户多达10余户,死亡水稻总面积高达万亩地。无奈之下,近日他们联名起诉山东省人民政府和山东省环保厅,要求政府依法履行职责,调查造成水稻死亡的原因。

  农户承包万亩农田种植水稻 突发大面积死亡

  年近50岁的董小荣家在连云港东海县。去年有老乡告诉她,他们在山东省东营市附近承包土地种了五六年的水稻,出产相当不错,平均一百亩利润能达到六七万元。董小荣动了心。

  抱着相同的想法,今年3月6日,董小荣、穆志强等11户农户来到山东省滨州市沾化区海防办事处,从滨州市汇海生态农业开发有限公司(以下坚称“汇海公司”)手中承租了12456余亩土地来种植水稻。

  在穆志强的期望中,如果年成好,亩产能达到1000斤,这样按照水稻最低收购价格,每亩能收入1600多元,刨除掉1000元左右的成本,每亩地他能挣五六百元。穆志强咬咬牙,从银行贷了款,租下了1410亩土地,准备大干一场。

  3月20日,一行人相约从东海县来到沾化区,开始丈量、平整土地,买水管布置稻田的引水渠,干了一个多月。按照合同双方约定,汇海公司负责提供黄河水作为灌溉水源,“在黄河不断流的情况下,负责供应水源到地头总渠。”

  董小荣向记者表示,流到地头总渠的水实际来自挑河。

  而提供灌溉水源的汇海公司的法人代表房树民则告诉记者,水就是引自黄河。“在东营和滨州本地,除了黄河水就没有别的水,只是调黄河水时经过挑河”。

  滨州市沾化区政府针对此次污染事故的一份书面回复,认定“穆志强等人稻田中的用水,是由滨州市汇海公司自挑河调取注入到地头总渠中,再由穆志强等稻农开渠口灌入稻田中”。

  董小荣回忆,水大约是5月12日引到渠里的。农户5月15日开始向地里播种,六七天后水稻开始出苗,令董小荣欣慰的是,“80%的苗都很好。”

  异常出现在6月初,董小荣发现稻田里的水稻新长出的叶子,一露出水面就变黄枯萎了,这种现象在稻田里大面积蔓延,其他农户也出现了类似情况。“我们当时就找到被承包方。他们叫我们补救。我们按公司说的方法,撒种打药,撒肥。可死得更快了。”不到半个月,万亩稻田几乎全部死亡,只有不到一千亩稻苗存活。

  怀疑遭遇水污染 氯化物超标十余倍

  为了弄清水稻死亡原因,农户们拨打了环保监督举报电话。山东省滨州市沾化区环境保护监测站6月7日对稻田水样做了监测。这份编号为“沾环监字2016年第019号”的监测报告显示,6月7日当天,该水稻田退水区氯化物含量为4.25x103mg/L,进水区氯化物含量为1.52x103mg/L,引水的挑河闸口处氯化物含量为1.47x103mg/L,但该报告并未对水质检测结果下结论。

  据记者查询,在我国农田灌溉水质国家标准(GB5084-2005)中,农田灌溉用水水质基本控制项目氯化物的标准值为小于或等于350mg/L,董小荣等人稻田的水质氯化物含量最高超出标准值的十余倍。

  6月15日,农户们邀请滨州市农业局农学、种子、植保、土肥等相关专业技术人员组成专家组,到现场对水稻异常情况进行调查。这份调查报告显示,农户们在5月16日至22日期间,采用水直播方式播种,品种全部为盐丰47,播种量为每亩12至14公斤,未施基肥,未追肥,未施农药,灌溉用水来自当地挑河及草桥沟,水稻出苗良好,但稻叶长出水面即变黄枯萎。

  专家组对该稻田做出的结论为:“水稻生长异常原因可初步排除种子、施肥、病虫害防治、化学除草等栽培管理措施导致水稻生长异常的可能性。建议对水稻灌溉用水水质情况进行进一步检测鉴定。”

  参与调查的专家组成员、滨州市农业技术推广站站长王子强向记者证实了上述结论。他回忆,当时农户们还没有进行施肥、除草等措施,但稻叶长出水面就变黄枯萎了。得知水质监测结果后,王子强告诉中国青年报·中青在线记者:“氯化物一般代表盐分,含氯化物过高基本就代表了含盐量过高,从而抑制农作物的生长,最后甚至引起它的死亡。”

  几天后,农户们又找到了山东省水环境监测中心滨州分中心,对挑河水进行抽样检测。穆志强介绍,当时取样的地点位于稻田取水口上游约1公里处。该中心6月23日出具的检测报告显示,取样点氯化物的检测结果为2640 mg/L,比6月7日的检测结果高出了近1倍。

  看到这样的结果,农户们认为,就是挑河水超标的氯化物才导致了水稻的死亡。他们希望政府能找到污染源,从而赔偿他们的损失。董小荣介绍,她承包土地,加上买水管、种子、农药、翻整土地,每亩的成本约850元,仅她家的1450亩地前期投入就达到100多万元。而穆志强兄弟三人,也已经搭进去了300多万。

  灌溉水源地跨两市 难寻侵权责任人

  为弄清水稻死亡的真正原因,农户们找了沾化县、滨州市、东营市,环保局、农业局、水利局等几乎所有能找的政府部门,但没有部门告诉他们,究竟是谁污染了水源。

  “挑河上游属于东营市河口区管辖。滨州的地,东营的水。东营市说地是滨州的,要找去找他们;滨州市说水是东营的,不归自己管。”穆志强说。

  滨州市沾化区政府在针对此次污染事故的书面回复中称,这块地所在的海防办事处北邻渤海,东南西三面都与东营市河口区接壤,属于一块“飞地”,而在挑河上游,沾化区“未规划建设工业园区,未有沾化区工业企业向挑河排放污水”,沾化区政府对于挑河上游东营市河口区部分工业企业的污水排放,没有管辖权。

  12月18日,农户们收到沾化区环保局的最新答复,答复称该局已针对农户反映的情况做了水质调查,履行了工作职责,现场调查时未发现稻田进水口、退水区及东营市河口区挑河闸处存有工业污水。而“因取水河流挑河及挑河汇水企业全部属于东营市河口区管辖,该局无行政执法权,污染源的查处情况向东营市环保局河口分局进行查证。”